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通告公示

文化历史

相关栏目: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

此心安处是吾乡

来源:尚明侠 发布时间:2019-05-22

  不知不觉,节气已近小满,广袤的豫东平原四方染翠,遍野流芳,籽粒日趋饱满的麦穗们微垂着头,深情凝望着脚下孕育自己的土地。这片丰沃的热土,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民,走出了一批又一批才俊,亦成为无数游子魂牵梦绕的地方。而在小城一隅,一场关于故乡的对话也在悄然展开。
  他叫班永吉,永城顺和人,当过兵,援过疆,出过书。此次,他携新作《心地边关》归来,与家乡人民共同分享这份丰收的喜悦。
  在新华书店,他和书友们相对而坐,相谈甚欢,军队的烙印在他的身上清晰可见:身姿挺拔,气质儒雅,举手投足间,满是历经岁月凝萃后的沉稳与睿智。
  他是随和健谈的。面对着满屋子的书友,他谈自己的作品,自己的家乡,自己的游子情结。三十九年的远离,并没有隔断他对家乡的思念。在那座名叫班庄的小村落里,他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阶段。洗澡的小河,玩泥巴的磨盘,奔跑着迎接他晚自习归来的小狗,甚至,还有曾经装点过他青葱岁月的初恋——那位叫金花的年轻姑娘。
  说起家乡,他的话语里有言不尽的感恩。他说,是家乡给了他文学艺术的滋养,是孙荪老师的《云赋》令他扬起了文学梦想的风帆,还有家乡李金光、江华两位老师对自己写作的诸多帮助。时隔几十年,他依然清晰记得自己的小学老师田丰的名字,记得当年的谆谆教诲。
  提及自己的援疆经历,他眉飞色舞。2014年9月,他作为援疆干部去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,在那里一待就是三年。三年间,他和其他援疆干部一样,与新疆人民心手相牵,共同担负起历史的重任。在新疆的热土上奋进着、开拓着、奉献着,他也被评为优秀援疆干部。
  在边关,他的心始终是坚定的。对于久居繁华都市的他来说,新疆的环境,新疆的饮食,新疆的风沙,还有如乌云般笼罩的暴恐隐患,都不啻一场大于一场的考验。然而,因为内心坚定的信念,以及那份对党和人民的无限赤诚,他又变成了一位勇士,将漫天风沙和戈壁光影化为磨炼意志的精神财富,装进了人生的行囊。
  他的脚步遍及新疆每一个角落。拜访过2013年度中央电视台“感动中国”人物、新疆伊犁州尼勒克县乔尔玛烈士陵园管理员陈俊贵,攀登过小白杨哨所,领略过禾木的晨曦,还资助了一位贫困的新疆“女儿”。在哈密东天山的天山庙顶峰,他和全身戎装的班超雕像久久对视。当年,一代民族英雄平匈治疆、情断故乡,开创彪炳史册的至功伟业;而今,无数和他一样的热血儿女青春无悔、奉献边疆,书写新时代的强疆辉煌。同一片疆域,更迭的是时空,不变的是气贯长虹的家国情怀。
  三年间,他始终把心安放在文字的净土中,每天坚持读书和写作。每一年的援疆经历,就是一本《援疆的日子》小册子。三年下来,小册子汇聚成散文随笔集《心地边关》。如同他在《一起走过的岁月》一文中所写:“你要是喜欢一个地方,你就为它写一些文字,留下点思考吧。”
  《心地边关》是他的第六部著作。此前,他已经出版了《心路弯弯》《无悔的心情》《心旅不寂寞》《心海漫行》《真心喜欢》五部文集。当读者问及为何每一部都是以“心”为题时,他笑着说:“我认为要用心去对待生活和工作,用心去待人,用心做好每一件事。只有用心才能做得更好。”寥寥数语,蕴含质朴道理,更是对书友们的无限期许。或许,正是他那份对工作的专心,对文字的用心,对党和国家事业的忠心,才成就了今天的他。
  家乡,是一根线,不管游子飞得多远,只要轻轻一扯,炽热的心就会归还。三年的援疆岁月,远离家乡和亲人,他也曾无数次梦回故园,也在夜深人静时泪洒边关。他想念父母,想念兄妹,想念妻儿,想念豫东平原那座淳朴的小村庄。2016年9月,就在郑徐高铁正式载客运营后的第三天,他便从北京乘京沪高铁到徐州东,然后改乘郑徐高铁,仅仅20多分钟就踏上了家乡的土地。那一刻,他为家乡而自豪,更为自己离家乡更近而激动不已,遂提笔写下《家乡,不能遗忘的地方》。文中写道:“家乡,永远不敢遗忘的地方。家乡,因亲人而眷恋;家乡,因你的变迁而流连;家乡,因你的希冀而礼赞!”对此,他感慨万千地说:“感觉自己这些年离开了家乡,但根还在永城,看到老家通了高铁,特别兴奋,恨不得告诉所有认识的人。”
  只有一个心系家乡的人,才会格外留心家乡的变化,才会为家乡的一切改变而欢呼雀跃。
  当新书问世,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家乡,他想把这份喜悦与家乡人民一起分享,更希望阅读之光将家乡装点得更加明亮。在他的心目中,家乡的名字就像一坛发酵的酒酿,在他的鼻翼飘荡;又像一艘从生命源头驶出的大船,历尽不断更迭的四季风尘,总会载着自己回到源头。他把那份源于欲、生于感、恋于情、渗于血的故乡情感付诸工作,移之社会,激励着自己不断奋斗着,磨砺着,收获着。
  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,乡愁依旧。他到过许多地方,认识过许多人,换过多个工作岗位,但是,从未忘记过自己的家乡,更从未忘记给自己的心找一个安放空间。我想,我们不用再去思索他为什么要这样做,又是如何做到的,因为,那六部用“心”之作便能给出最好的诠释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责任编辑:jryccm
首页 | 聚焦永城 | 重要活动 | 文化 | 特色栏目 | 声音 | 访谈 | 微视界 | 新闻早知道 | 通告公示

Copyright 2009-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-1

电脑版 | 移动版